【名著选读】托马斯·曼《威尼斯之死》

【名著选读】托马斯·曼《威尼斯之死》

2018-12-29 21:18 来历 :世界名著每日读 八月 /作家 /小说

原标题:【名著选读】托马斯·曼《威尼斯之死》

【名著选读】托马斯·曼《威尼斯之死》

中篇小说《威尼斯之死》(一译《死于威尼斯》)是德国作家托马斯?曼(1875―1955)最优秀的作品

之一。四方文学界很推重 这篇小说,作者自己 也认为是自己的得意杰作。从学术角度上说,作品讨论的是艺

术家对日子 的情绪 问题。作者着意描写 的主人公作家阿申巴赫在当时的社会有一定典型性,也是作者自己 的

写照。一方面,他的创作情绪 适当 严谨,一丝不苟,并且 赋有强烈的社会批判意识;另外一 方面,他孤芳自赏,

远离人群,巴望 一种"冒渎"的叛逆式的日子 ,体现 出凌乱、矛盾的性格。

二十世纪某年的一个春日午后,古斯塔夫·阿申巴赫——在他五十岁生日今后 ,他在正式场合就以冯·阿申巴赫出名 ——从慕尼黑摄政王街的邸宅里独个儿出来漫步。当时,欧洲大陆形势险恶,好儿个月来阴云密布。整整一个上午,作家深重 的、绞脑汁的工作累得精疲力竭,这些工作一直需要他以慎密周到、深化 翔实 和一丝不苟的精力 从事。午饭今后 ,他又感到自己控制不住心里 汹涌澎湃创作思潮的激荡——或者说是“motusanimi continnus”(拉丁文,思潮如涌),依据 西塞罗(古罗马政治家和演说家)的定见 ,宏伟 有力的篇章就是由此发生 的——想午睡一会以消除疲劳,可又睡不着(因为 膂力 耗费 一天比一天凶猛 ,他感到每天午睡确实十分 必要),于是喝过茶后不一会,他就想到外边去逛逛,期望 空气和活动能协助 他消除疲劳,以便晚上再能好好地工作一会。

韶光 已经是 五月上旬,在几星期湿冷的天气之后,一个似是而非的仲夏降临 了。虽然英国花园里的树叶才呈现 一片嫩绿,但是 已象八月般的闷热,市郊一带熙熙攘攘,挤满了车辆和行人。但通往奥迈斯特的一些路途 却比较幽静,阿申巴赫就在那儿徜徉,瞭望 一会以热烈 知名 的餐厅公园的风光 。公园周围停着一些出租马车和富丽 的私人马车。他从公园外围取道回家,穿过了落日余辉掩映着的郊野 。当他走到北部墓园时,他累了。这时候 在弗林公路上空又呈现 暴风雨的征兆,于是他等着电车,让电车直接带他回城。

想不到他在车站和车站附近 没有看到什么人。不论在铺过地上 的翁格勒街——那儿,电车轨道无声无息地、亮油油地一直伸展到施瓦平当地 ——仍是 弗林公路上,都看不到一辆车子。在石匠铺子的围篱后边,也没有一个影子在晃动。石匠,铺子里陈设春各种各样待卖的十字架、神位牌、纪念碑之类,宛如另外一 个不埋葬 尸身 的坟场。对面是拜占庭式结构的殡仪馆,它在落日 中默默地闪着弱小 的光辉。建筑物的正面,装饰着希腊式十字架和仿照 埃及古代书法的淡色 图案,上面镂刻着对称地摆放 的几行金字,内容均和来世有关;例如“彼等均已进入天府”,或者是“愿永恒之光普照亡灵”。候车的阿申巴赫专注 默读、赏识 这些笔迹 有好几分钟,让自己整个心灵沉溺 在对它们奥秘 意义的探究 之中。正在这时候 ,他瞥见护守在阶梯口两只圣兽上面的门廊里站着一个人,他登时 清醒过来。这个人的表面 颇不平常 ,把他的思路完全带到另外一 个方向。

这个人究竟是穿过青铜门从厅堂里出来,仍是 从外边悄然 地溜到这上面,谁也说禁绝 。阿申巴赫对这个问题不加深思,就倾向于第一个假设。他中等身段 ,瘦棱棱的方法,它提供社会开展 最一般的常识 ,同时要求对前史 事实,没有胡子,鼻子塌得十分显眼。他是那种红发型的人,皮肤呈奶油色,长着斑点 。他显然不是巴伐利亚人,因为他头上戴着卜顶边缘宽阔而平直的草帽,至少从表面 看去是一个远方来客,带几分异国情调。不过他肩上却紧扣着一只本地常用的帆布背包,穿的是一件缠腰带的淡黄色绒线衫一类的紧身上衣,左臂前部挟着一件灰色雨衣,手臂托着腰部,右手则握着一条端部包有铁皮的手杖,手杖斜撑着地上 ,下身紧靠着手杖的弯柄,两腿交叉。他仰起了头,因此 从懈怠 的运动衫里露出的瘦弱 脖子上赫然呈现出一个喉结;他用没有光泽的、红睫毛的眼睛凝睇 着远方,中心 两条直而显着 的皱纹与他那个塌鼻子烘托 着,显得适当 古怪。也许是他站着的方位 较高,使阿申巴赫对他有这么一个印象:他有一种盛气凌人的、勇悍的乃至 是目空一切的神态,这可能是因为他被落日 的光辉照得眼睛发花,显出一些怪相,或者面部有些畸形的当地 ;他的嘴唇太短而向后翘起,从牙肉那里露出一排又长又白的牙齿。